《祝卿好》《请叫我总监》相继走红 土甜剧套路满满老梗回春
来源:搜狐娱乐专稿
2022-05-12 15:27:11

  《请叫我总监》里林更新操着一口流利的东北话指点江山时,一部分观众晒干了沉默,一部分观众一边吐槽,一边大喊:我是土狗我爱看。

  类似的还有刚刚收官的《祝卿好》、正在热播的《良辰好景知几何》、前段时间热播的《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》等剧,一场甜宠市场的“古早风暴”正在全面来袭。

  以前的霸总标配是82年的拉菲,如今的霸总不仅得喝拉菲,还得配上一套煎饼果子彰显气势。

  面对土味甜剧,有人尴尬的脚趾抠出三室一厅,有人却中毒的上头。虽然市场的反馈极端割裂,但土甜剧的市场依旧火热。

  搜狐娱乐对话几位业内人士,“成本低、门槛低、套路多”的土甜剧自有一套“做旧”方法论,但看似简单复刻的土甜剧其实也是大浪淘沙,幸存者自然也没那么好当。

  投入低、产出快、要求少

  无论是古装还是现代剧,一般小甜剧的剧情都是围绕男女主角的爱情故事展开,故事都是小体量,且不需要太多配角、服化道以及多次的转场,就可以完成一部常规的甜宠剧。

  作为多部土甜剧的制片人,秦宇觉得诸多题材里,土甜剧的盘子是最好码的,它对各个工种的要求都比较低,相对的投入就会比较少。

  “一般我们这类剧的投资在5000万左右或者或者更低成本分账剧,疫情之下可能还会相对下滑一些,这类剧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拍给下沉用户看的。大部分同类题材,超过这个投资的剧会请一些更出名的演员,但它们一般会叫自己情感剧,不会再贴土甜或者甜宠的标签,会觉得降低格调。”

  之所以投入比较低,是因为主创大部分都是新人。秦宇介绍:“一般这种剧整个主创阵容都会是新人,无论是导演、编剧还是演员,都会有拿这类剧练手的想法,拍的好了是意外之喜,拍的烂了也是常规操作,这样新人就会少了很多心理负担。”

  大多数的剧最大的投入就是片酬,土甜剧却开辟了网红和选秀选手的再就业,这些“演员”片酬相对不高,相比资深演员大大减少了制作成本。

  “现在的甜宠剧一般都会找一些选秀里的遗珠选手,他们没有那么大的名气,甚至很多都没有公司,片酬自然好商量。但相对的他们又有一些流量,也会为剧引流,如果能请到稍微有点名气的选手,一般这剧就能有流量保底了,也就比较容易卖出去。”

  而相比于其他题材动辄几个月的拍摄周期,小甜剧的拍摄周期均在一个月左右,前期、后期都不需要准备太多的时间,

  “穷”成了土甜剧的代名词,最早《太子妃升职记》的时候,“穷”就是整个剧组的卖点,也是后来营销的重点。

  现在的土甜剧在服化道有两极分化的趋势。

  有的剧追求“精致”, 力求把“省下来的”资金都花在剧本或美术、服化道等方面,走励志风。也有的会专门走做旧风格。

  在别的剧里,粗制滥造可能是被吐槽的重灾区,可在土甜剧里,这种粗糙和没质感,反倒成了有“内味”。

  秦宇也表示,现在有些剧组确实在追求这种“土”。“有的剧组确实穷,只能在服化道上糊弄一下,但有的剧组确实刻意追求一种我穷我有理的感觉。甚至会因此得到一些剧粉的怜爱,觉得我们小破剧可真不容易,这个点有时也会成为营销的重点。”

  套路满满,老梗回春

  土甜剧的魔在于它的中毒。就像听节奏感很强的网络神曲一样,虽然明知道是一样的套路,但就是喜欢看不同人来演绎。

  这种批量的量产,让土甜剧套路满满,剧情上也难免千篇一律。

  编剧思晴从入行开始就接触到了土甜剧,用她的话来说,这是编剧的入门挑战,这个时期的编剧们是走量的。

  “一般这种剧会有一个编剧统筹,写剧本的具体任务会以外包的形式包给新人编剧做抢手。按字数收钱,不会有署名,很流水线化。比如我擅长写男女主相识的前期,就会一直写这个部分,换个人设、换个人名,但内容都差不多。”

  如今思晴已经入行三年,虽然不用再当抢手,但她的工作还是重复的套路。现在她可以改编一些IP向的作品,她的领导对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,“还不够甜,还得持续发糖”。

  主创们似乎不在乎逻辑也不在乎剧情,只要该哭的时候哭,该闹得时候闹,时刻都在发糖就可以了。

  刚刚收官的《祝卿好》成了业内的最新研究对象,这部优缺点都很明显的“土甜剧”成了新标杆。

  制片人秦宇觉得这部戏很聪明,知道资金不到位,所以做了取舍,死磕原著的高光点,节奏快加土甜就会吸粉不少。

  “我们拍戏的时候,尤其是IP剧,根本不可能完全按照原著拍,一是没钱、二是没时间,所以还不如就可一个点来打,这样当然会损失一部分的原著粉,但低成本的网剧就只能可着开篇的节奏来,一般开篇够快,这戏就能成一半了。”

  从剧本角度来看,编剧思晴跟很多观众都觉得《祝卿好》的剧情是不够连贯的。但剧集在撒糖方面也是大手笔,22集17场吻戏。甜度爆表的糖衣炮弹之下,什么逻辑都不如发糖重要了。

  而复古言情里的老梗也不见得就不能玩儿出新花样。像去年热播的《我的巴比伦恋人》把这些土味、尴尬的情节回炉再造一番,又有了新奇的感觉。

  但无可否认“老梗回春”的确是门技术活,不仅考验创作者,更多的作品也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去打磨剧本。

  CP感才是王道

  虽说CP感是门玄学,但土甜剧靠的就是这神奇的玄学。只要有了CP感,剧情、演技都不耽误观众嗑糖。

  这点从内娱偶像剧的选角上就能看出。

  在内娱偶像剧1.0的阶段,男主必须要帅,但女主要普通,那个时候流行的是王子和灰姑娘;到了2.0阶段,女主要更加的接普通人,且更有亲和力,力求女观众达到共鸣;到了如今3.0的极端,男女主要更加依赖粉丝大数据里的CP感。

  CP不怕冷门,不怕邪门,只要能产粮的都是好CP。

  剧宣小玲介绍,有的时候剧里和剧外的CP是相互赋能的,而且一般这种小甜剧的CP配合度极高。

  “我做过几个小甜剧的后期宣发,越是小艺人越能放得开,连线啊、直播啊、微博互动啊,都能配合,反而是稍微有点名气的就会顾虑很多。”

  如今的粉丝见多识广,嗑CP虽然真情实感,但也很少上升真人,前提是,你得在营业期间积极营业,在解绑时候体面退场。

  正在播出的《良辰好景知几何》,也是部剧情非常古早的土甜剧,但不少观众却嗑到了窦骁、陈都灵在剧里的CP,一时之间也给剧增加了不少热度。

  正在观众嗑CP嗑的上头的时候,三次元里的窦骁一边为剧营业,一边在微博祝福现实女友生日快乐,当天还是剧里男女主角大婚的情节。

  这下可就引来不少粉丝的不满,刚嗑的CP就有点下头了。

  对此剧宣小玲表示:“有时候演员也别太自信,觉得要关注剧,不关注个人。可看剧的这些粉丝就是奔着CP来的,就算假装也得积极营业一下。如果核心粉丝都不满意,这剧的数据也不会太好。像《祝卿好》在播的时候,男女主角积极营业,很明显是给剧引流了,也助力了剧的出圈。”

  以小博大还是一场“豪赌”?

  其实土甜剧能长盛不衰,一方面是市场选择了它,观众始终对这类题材情有独钟;但另一方面,是如果发现爆款也能“狠赚一笔”。

  对于制作商而言,甜宠剧成本低、风险小、制作周期短、改编难度低,是行业中以小博大的好生意。

  在一些台的要求下,分账剧也让一些公司尝到了甜头。这类小成本剧基本都以网剧形式播放,视频网站不再预先为剧集买单,而是由影视公司出资拍摄,成片后在台付费播出,最终与台按比例分账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2017年以来,多部甜宠主题的分账剧撬动了十分可观的回报:古装甜宠剧《少主且慢行》分账金额超7500万元,投资回报率达300%;改编自橙光游戏的《绝世千金》分账金额超6600万元;华谊出品的《人间火花小厨》分账收入创下破亿元的全新纪录。

  当然,与每年产出的甜宠剧数量相比,成功的只是少数,仍然有不少作品扑街,赔的血本无归。

  而大环境之下,虽然甜宠剧仍然有市场,但这一两年来台鲜少再直接投入到这类的中腰部项目,而是逐渐意识到还是大项目能赚钱,主攻头部项目。

  但对于普遍陷入资金困境的制片公司而言,甜宠剧仍然是个机会。中小影视公司依旧加码甜宠剧,这背后是整个产业链发起的“押宝游戏”。

  制片人秦宇就参与了这场“赌博”。“以我们公司的体量来看,如果拍定制剧很难养活整个公司,不如多花时间去拍分账剧。因为又简单,又不会太费时间,只要我们拍的作品够多,总有那么一个两个能撞上。更何况现在又有短剧这个渠道,总之很多公司都和我们一样,不会放弃这个题材。”

  面对如今土甜剧的市场难以“叫好又叫座”他也觉得这是量化的一个必然结果。

  “其实我们做剧的时候就知道了它的质量,有些选秀出来的就不会演戏,导演也不会有更高的要求。有时候拍到一半可能就知道要扑了,所以只能匆匆收尾,这也是为什么这类作品烂尾很多。有的是拍着拍着没钱了,有的就干脆摆烂,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个作品。”

  如今的土甜剧更像是一种幸存者偏差,想红靠得靠天时地利人和。不过无论怎样,影视生意最终还是依赖内容本身。想做那个幸运儿,好好做内容才是前提。(锦鲤/文)

分享到:
相关阅读>>
最新排行
热门资讯